2018年11月3日早晨6点,何先生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地起来给客户送货。当他驾车行驶到通州区张凤路凉水河桥附近时,不幸与对面驶来的公交车发生交通事故,经过交通队定责,公交车全责,何先生无责。虽然是坐在车里,何先生腰部依然被撞骨折,车辆也完全报废。之后,何先生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,治疗期间,经过多方比较和权衡,何先生及其家人都觉得元甲所在处理交通事故方面有多种优势,比如律师口才好,曾成功办理上千起交通案件并获得了客户肯定,同时,元甲所还出版了有版权的专业图书。所以,他们就放心地把自己家的事情交给了元甲律师事务所办理。

接受委托后,元甲律所指定了办案律师,迅速成立专案组,何先生一家非常积极地配合律师准备各种证据,负责鉴定的同事专门带何先生进行了伤残鉴定,经鉴定,何先生被评为十级伤残。为了尽快让客户拿到赔偿款,办案律师先尝试能否与对方和解,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同意和解,但要按照农村标准支付残疾赔偿金,而且车辆损失不能赔,理由是何先生不是车辆所有人。当办案律师向对方说明我们已经不在老家种地,在北京居住生活多年,且从事运输工作,车辆是挂靠在某公司之后,对方仍然坚持上述方案。


办案团队深知,根据何先生的现状,完全有理由有证据按照北京城镇标准主张赔偿,车辆的损失也有确凿的证据。为了使客户利益最大化,办案律师决定放弃和解,走诉讼途径维权。很快,法院如期开庭,被告仍然不同意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,车辆损失也不给。出庭律师根据现有证据和庭审情况据理力争,认为何先生虽然是农村户口,但是已经完全脱离农业生产,不以务农为生,其将自有车辆挂靠在别人名下从事运输有收入来源,车辆在交通事故中完全报废,两者有直接因果关系。

最终,一审法院支持了我方的请求,不仅农转非成功,报废车辆的损失也全部支持,最终支持金额为28万余元,经过后期执行同事的努力,何先生如愿拿到了判决赔偿款。


附判决书一份